栏目导航
说文解字
您当前的位置 :主页 > 说文解字 >
做音综14年我来给“中文说唱”再添把火|对话导演左近
发布日期:2022-07-24 06:1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从《中国有嘻哈》一路走来,做了14年音综的导演左近来长沙找SUP厂牌的功夫胖一行人玩儿,爬完山、赏了月,回去的车上,他们给她播放了一首功夫胖的新歌——《一代》。

  2022盛夏,功夫胖带着这首歌,来到了《中国说唱巅峰对决》的现场,点燃了全场。

  「如果中文说唱是个海洋,我们就是大海的一部分,我们永远是一代,永远在一块。」中文说唱的发源、跌宕、迷茫、初心和未来,被他温柔诉说、又唱得如此荡气回肠。

  第二现场的rapper,GAI、老舅、bridge等人,光听了个开头,都忍不住红了眼眶。这是中文说唱进击主流市场的第六年。

  作为这一季的制片人&总导演,左近如何看待这六年?这一次她的使命和目标又是什么?24个Rapper

  她跟着《说唱》这个IP一路成长,飒且霸气——「失败都是教训,成功才算经验」。

  无意重复过去的经验和套路,左近执导今年《中国说唱巅峰对决》,只想玩点不一样的。

  当下的新兴rapper们已经无法支持大量选拔的赛制。与此同时,观众们也很好奇,往届市场挖掘出来的人,他们现在到底什么水平?作品如何?他们能否为中文说唱建立起新的标杆?

  这一季,节目不再延续往年的「导师制」、选拔模式,升级为24位首发rapper的竞演厮杀。

  首发24人,1v1、2v2比赛结束后,正式开启淘汰。比到一半,还会「纳新补强」,增加踢馆环节,赢了的人补位。

  最终赢得殊荣的,也不再是单一的「冠军」,而是一支「最强联盟」。这样一个「全明星阵容」的竞演模式,早在2021年,导演组就开始构想。

  左近告诉桃叨叨,她们绝不会为了改变而改变、为创新而创新。一定是导演组自己先想明白这件事,为什么要这么玩,才有资格对选手发出邀约——要来就来真正的「巅峰对决」。

  纵使最终选出来的24位首发rapper,不能完全代表中文说唱,但他们早已变成了说唱文化的一部分。第六年,他们很想为前面所做的一切,对中文说唱,做一场完整、热烈的总结。

  也因此,这一季节目核心目标很简单——「为中文说唱再添一把火」。热狗和GAI导师变选手

  其次,由于中文说唱极具地域化的发展特质,各城市、各地区极具代表性的rapper要有,比如东北的老舅、广东的TT、福建的万妮达等。当然,选手不能局限于爱奇艺这个单一的说唱IP,要面向整个市场。这次非桃厂原生选手选了3人——PSY.P、芒果tv《说唱听我的2》冠军早安、前r1se成员张颜齐,均被列入其中。

  外界会赋予张颜齐idol rapper的标签,但左近认为,张颜齐本身是battle型rapper出身,18、19年的时候,他曾经作为评审参与过现场投票,「所以这一次,我特别希望他能站上舞台」。当然,让热狗这样的标杆人物,从导师身份下来当选手,并不那么顺利。

  第一次上台1v1battle时,热狗对阵艾热,他放狠话「我要是输了,我就退休」,全场都炸了。叨叨问左近——「狗哥这句话,你们当初邀请他时,他有跟你说过吗?」

  左近笑说没有,在她看来,放狠话不是一种攻击,而是表明自己的态度。节目名字就叫巅峰对决,他们很乐意看到,相对极致、直给的赛制,能刺激选手们处于「对垒」的状态中。

  他们能与热狗达成共识,基于两点。第一,热狗有想要表达的作品,他可以展示自己的巅峰状态。其次,「他来比赛的目的和其他rapper不一样,他是来助力中文说唱的传承的。」后边他组的联盟,也是想把接力棒交给新生代,“让他们被看见。”

  高能赛制,除了激发选手战斗力,也带来了选手当场情绪失控的剧情,比如乃万哭了、小白怒了等等。但导演组认为,这些都是他们最真实的状态,呈现出来的最真诚的人物关系。就像节目第一次录制,正值六一,功夫胖与派克特这对天选之子,被命运安排到了一起。

  一个娓娓道来地唱《一代》,一个斗志昂扬地表演《Now you know》,回望说唱漫漫来路,录制结束后,左近发了条朋友圈感慨「我过了一个非常hiphop的儿童节」。包括后续剪片、审片,还有男导演听完《一代》后默默起身离开,躲到角落里掉眼泪。

  这样的瞬间,左近内心澎湃——「做这一季节目很值得,这种感动肯定能引发更多共鸣」。夏天就要看说唱

  其次,是真人秀情节,选手们在后台的互动,舞台上下的反差,能吸引大家的眼球。当然,这季新增的「解说员」设计,有人夸也有人质疑。

  身为脱口秀演员的池子,对说唱文化有足够的了解,点评时会有一些punch line。

  潘玮柏作为前几季的导师,对rapper们都很了解,既能点评技术,又能适时补充选手资料;

  后续出现的王濛,给节目增添了体育赛事解说般的趣味,也是为了增加一些破圈效应。至于解说席的设置,是否真的有点「多余」了?左近告诉桃叨叨,这样设计,想给调节观众的「观影节奏」,「节目不能一直高亢,需要一个缓下来的气口」。其次,她们也希望带动一些不那么了解说唱的观众,做一些好玩的科普~至于投票时,弹幕中常飘出:投的是「人情票」罢了。

  面对争议,左近很冷静,她表示,现场观众投票,会被舞台气氛、乐器等影响,屏幕内外观众感受会有偏差。其次,「实名制投票,公布结果,大家都会对自己的投票负责的」。

  有一期,导演组问GAI为什么把票投给bridge,他说「没有为什么,因为他是bridge」。节目保留了这样的采访,「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」,这样的投票机制也是节目组的一种选择罢了。有车澈在很安心

  去年,左近在《说唱少年企划》中做总导演,今年,她兼任节目总导演及制片人。

  从做内容的人,变成「码盘子」的人,内心有过拉扯,但不相互违背。「以前想的是这个节目怎么做好看,现在在做好看的同时,也要想着,怎么让节目火出圈,让平台赚到钱。」

  车导2021年从爱奇艺离职创业后,依旧兼任这个IP的监制、并承担了“召集人”的身份和功能。左近直言,车澈像节目吉祥物,有他在,她觉得很安心。我们也问了她,她做总导演,和节目前任总导演车澈、顾超峰的区别是什么?

  举个例子,她曾做过一档原创音乐综艺——《我是唱作人》,这个节目,让她认识了更多坚持做原创音乐的朋友,对音乐的理解也足够深刻。就像说唱这个门类,「它有自己的根基和自己的文化调性,回到音乐本身,它就是纯粹的原创音乐,具备独特的生命力。

  她很看重,如何把说唱和流行相结合,把它的独特性挖掘到最大值,帮助歌曲和歌手出圈。

  她不排斥竞争。去年,以《说唱新世代》、《说唱听我的》、《黑怕女孩》等为代表的说唱类节目,从白热化的竞争,到今年的降温,左近始终认为「其实说唱节目多、有竞争是好事。」

  相比竞赛,左近更希望这些她眼中的「顶尖Rap star」,能在节目中留下好的音乐作品。

  左近称之为「一个互信的过程」。他们充分尊重选手意愿,但也非常鼓励选手们向观众展现不一样的音乐作品。「同一场竞演中,大家风格最好不要雷同、要有趣、多元。」就像这一季的音乐作品,很多人记住了艾热的《千里万里》、刘聪的《清风调》、万妮达的《莫加戴Mo Jia Dai》,民族风、方言说唱,都很出彩。

  当然,选手要放大招,音乐制作团队也会把关和助力。据悉,今年音乐总监换成了刘佳、Mai,其他的音乐制作人员,仍旧是节目合作了多年的老班底。「很多人,从17年的时候就在了。」

  左近告诉叨叨,他们的音乐总监刘佳,很多人因为他写《青春修炼手册》认识他,但他最早是中国说唱团体龙门阵的成员之一,「他很看重说唱和流行结合,我们天天想着如何呈现最好的作品。」帮这群音乐人和他们的歌出圈,为中文说唱添一把火,既是初心,也是目标。

  就像那次在张颜齐生日会现场,她和bridge一起坐在观众席,两人聊起了自家小孩子的话题。

  这一刻,让她梦回五年前,在《中国有嘻哈》节目里两人的相识。她绝不会想到,未来两个人会在这样一个live现场,以这样的方式聊彼此的生活。和他们的关系,「就像家人一样」。

  她当然也不会忘,在2021年《少年说唱企划》庆功宴上,盛宇是第一个答应她要来这个节目的人。他说,这个节目是他认为的、家一样的存在——「你要我回来,我随时都可以。」如那首歌所唱——

  原标题:《做音综14年,我来给「中文说唱」再添把火|对话爱奇艺导演左近》